咕呱,我想吃粮

☞高三长弧
DC和漫威都喜欢
主.吃.☞盾冬 ☞超蝙 ☞锤基
☞坑底的杂.食.动物,并且只爱记录一下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
☞荷兰弟吹(疯狂热爱美好的小蜘蛛)吹爆蜘蛛三兄弟
☞非常喜欢青蛙
☞一个吃粮小号!智商常年丢失

[超蝙] 蝙蝠和龙②

☞万一蝙蝠侠不是蝙蝠,是龙呢?

2.指甲和手背

蝙蝠侠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出现在瞭望塔里了(至少在超人看来是这样,其实是蝙蝠侠专门挑他不在的时候再来),而花花公子布鲁斯·韦恩则频频在报纸的最大板块出现,慈善晚会,酒宴,上流社会舞会等等,他一样都没有落下。

感谢星球日报,感谢佩里,小记者克拉克推了推眼镜,他抬着他的相机艰难地挤在一大堆记者之间,像往常一样跟着饿犬一般的媒体人员守在长长的红毯旁,等着他们想要的那个人出现。两侧的闪光灯不停闪着,几乎刺瞎他镜片下的双眼,“咔嚓咔嚓”的快门声和高呼名字的声音从黑夜降临之时就没有停过。

然而当一辆加长的昂贵汽车带着闪闪发光的漆黑外壳慢慢驶过街道,最终在人群中停下时,推开车门的来宾把这一切推向了高潮。

更热烈的尖叫和高喊让所有人都听不清周围的声音,要把这片区域闪得和白天一样亮的灯光不断照射在这位哥谭之子身上,量身定做的黑色西装勾勒出他的身体曲线,不同于往日装扮的一点是,今天这个焦点人物戴上了皮质手套,纤长的手指被紧致的皮革包裹,诱惑人心似的只在与袖口的交接处露出腕骨和那一处洁白的肌肤。

“Mr.Wayne!请看这边!”

“Mr.Wayne!请问上一次的慈善晚会您为什么决定拆除孤儿院的后院?”

克拉克除了这两句话什么都听不清楚,他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无法控制超级听力的那段时间。超人手足无措地看着那个在柔软红毯上被瞩目的人,假装被人群推推搡搡也是很累的,而哥谭宝贝勾着唇冲小记者所在的地方眨了眨眼,然后在更多疯狂的闪光灯中悠悠地走进了宴会厅。

“因为我想多拓宽他们的活动范围。”

克拉克知道他是蝙蝠侠,眼前这个被所有人宠爱的总裁其实是哥谭高傲的黑暗骑士,可是除了他谁又会有机会知道这令人兴奋的真相。收到意料之外的利息,超人的心抑制不住地快速跳动起来,他跟着疯狂的记者潮流涌进了大楼里。

“Mr.Wayne!Mr.Wayne!”

克拉克想尽办法终于挣脱了这趟沙丁鱼洋流,径直朝着模特在怀的布鲁斯·韦恩走去。

“星球日报,克拉克·肯特。”

超人不悦地皱了皱眉,他把挂在胸口的身份牌亮出,像以前一样。布鲁斯轻轻晃了晃手把美人们打发掉,她们走掉时还给他的领子留下了香甜的唇印,布鲁斯的注意力显然不在小记者身上,他也拍拍女孩儿们的腰示意等会儿再来找她们。

他的手。克拉克在心里对眼前这个男人道歉,他又忍不住对布鲁斯透视了。

嗯?

怎么手套都含铅?

那么不信任我吗?

克拉克把胶在布鲁斯手上的愤怒视线收回,想要和这个人对视质问却被一杯香槟拉回了层层障碍的现实。

“放轻松。”[男孩,我可不想被你的高热视线灼伤,你也不想上报纸对吧?]

那甜蜜的嘴唇无声地警告超人,他们在舞会的角落,那群沙丁鱼还没本事从超人宽阔的背透视到被独占在窗旁的布鲁斯·韦恩,他们盲目地举着相机。

“先来一杯?然后我再回答你的问题。”

布鲁斯把酒杯交到了小记者手里,他随意地靠在柱子上,让自己看上去更像大众所认知的那个放荡不羁的布鲁斯,左手食指和中指间挂住细长的杯柄,布鲁斯抬起手臂示意克拉克和他碰杯。

但是人生就是充满意外,蝙蝠侠——布鲁斯,准备等克拉克喝完这杯香槟躲过对面那个一直盯着他们俩看的美人记者后,再把他带入专门的房间讨论如何处置毒藤女带来的外星植株的事情,但是今天的克拉克好像没能把持住他自己。

玻璃破碎和液体洒落地板的声音吸引了周围的目光,克拉克的碰杯太用力了,他们两人的酒杯直接碎在一起。

“手劲真大,小记者,第一次见布鲁斯·韦恩本人吗?别那么激动。”

处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慌乱的蝙蝠侠和红彤彤的说不出一句像样的话的超人,现在以一对普通人的身份站在这里,什么方面都略胜一筹的超人似乎嘴上功夫输给了蝙蝠侠。

剩余的酒液从破碎的杯子里流出,顺着布鲁斯的手指滑到他的袖口,但是只有小部分的液体有幸被洁白柔软的布料吸掉,其余的在流到腕口处便全部滴落。

最重要的是,有一部分还流进了他的手套里,现在他的手里外都一样,粘糊糊的。

“我…我…我很抱歉布鲁斯…我不是故意没控制力气的…”

在洗手台前面无表情清理的布鲁斯抬头看了一眼早就拿着毛巾等在一边认错讨好的克拉克,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决定接过毛巾。

“布鲁斯,你涂指甲油了吗?”

克拉克上前捉住布鲁斯已经擦干的左手,他看见他被修得圆润的指甲上覆盖着顺滑的黑色,超人见过露易丝涂指甲油,但是这个女孩儿涂的都是透明的,茶色的,或者是其他比较浅的颜色,因为露易丝说太张扬明显的颜色不适合她。

比如黑色。

克拉克紧紧抓着布鲁斯的手,在挣扎之下那只手也没有从他的手掌里滑脱半分,常年的义警生活并没有给布鲁斯的手留下伤痕,相反倒是增加了力量的美感,布鲁斯的手非常好看,干净又白皙,触感算不上粗糙,作为老爷应该是被管家保养得很好,就连抓握时他手背上突起的筋络,都让克拉克着迷。

而且布鲁斯的黑色指甲,真的非常好看,非常性感。

克拉克握着布鲁斯的手腕快速地一翻,他的整个手背就完全呈现在他眼前,而布鲁斯得以逃脱的手指则是立马全部弯曲收回,死死藏在手心。

“布鲁斯,这个…唔!”

毛巾被按到了克拉克脸上,阻断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松了不少的力道让布鲁斯能够迅速把手从超人的手掌中抽回,他解开的袖子盖住了嵌着钢蓝色细长晶体的手背,那是克拉克想要问的。

“你差点把我的手握断,这很疼,克拉克,控制好你自己,不要管我。”

布鲁斯已经重新戴好了干净的手套,正撇下小记者独自站在洗手间的门口匆匆朝外走,那声音冷酷得仿佛在宣告克拉克: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实际上如果不是超人还在痴迷布鲁斯西装包裹的身段和刚刚看到的手,他绝对可以注意到逃离的布鲁斯极速跳动的心。

布鲁斯真是世界的瑰宝。

小记者红着脸趴在他的电脑前,后悔着为什么没有多给哥谭宝贝拍几张近照。

评论(26)

热度(180)